社科院张明:房地产过度发展对居民消费的挤出愈发明显

来源:房讯网 时间:2020-09-25 点击次数:278次 作者:成都写字楼网

  CMF宏观经济热点问题研讨会(第13期)于2020年923日举行。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室主任、研究员张明出席并演讲。

  谈及扩大消费升级的赌点,张明指出四点。第一个堵点是改革开放几十年以来,收入分配失衡的问题比较严重。想持续扩大消费,就必须要通过一些再分配来纠正财产类分配失衡内。

  第二个堵点是房地产过度发展,房地产发展到今天,对居民消费的挤出变得愈发明显,特别是一二线城市普通的工薪阶层在支付了高昂的月供之后,能够用于其他支出的比例自然下降,未来怎么构建房地产调控的长效机制,避免房地产畸形发展对消费的挤压也很重要。

  第三个堵点是农村居民的消费问题,他们是中国基座群体,如果他们收入起不来,整个国民收入增速和消费增速起来也会变得非常困难。

  第四个堵点是优质的服务品供给不足的问题,包括教育、医疗、养老,这需要对民间资本加快开放。

  以下为演讲实录:

  张明:下面我就根据杨老师的命题作文,哪些堵点制约着国内大循环格局的建立,我谈四个方面。前三个方面还是按照我开始说的,我个人理解的构建国内大循环的三个支柱:消费扩大和消费升级、产业结构升级和基础创新以及要素自由流动和区域一体化,他们各自的堵点,我谈一下看法。

  第一个制约消费和扩大消费升级的堵点,我总结了一下有四个堵点。

  第一个堵点是改革开放几十年以来,收入分配失衡的问题比较严重,根据官方数据是0.46,根据西南财大甘宁教授的团队的数据中国目前基尼系数是0.6左右,还有一些更高的数据说明财产分配失衡更严重。我想说,想持续扩大消费,我们就必须要通过一些再分配来纠正财产类分配失衡,这不仅是中国的问题,也是全球的问题,包括美国在内。

  第二个堵点是房地产过度发展,房地产发展到今天,对居民消费的挤出变得愈发明显,特别是一二线城市普通的工薪阶层在支付了高昂的月供之后,能够用于其他支出的比例自然下降,未来怎么构建房地产调控的长效机制,避免房地产畸形发展对消费的挤压也很重要。

  第三个堵点是农村居民的消费问题,他们是中国基座群体,如果他们收入起不来,整个国民收入增速和消费增速起来也会变得非常困难。

  第四个堵点是优质的服务品供给不足的问题,包括教育、医疗、养老,这需要对民间资本加快开放。

  第二个问题制约产业结构升级和国内技术创新的堵点,至少有三个。

  一是技术创新带来的问题,在当前美国要卡我们脖子的前提下,我们当然要努力实现技术创新。但是大家知道在中国大部分的体系下,一旦技术创新由地方政府来主导的话,就容易出现低水平的创新。大家一哄而上,有的企业甚至是没搞创新,搞了很多产业园吸引的创新企业也非常少,不但浪费了资源,更多也影响了真正的高水平的创新。所以,怎么来解决,通常我们鼓励创新就来一轮地方政府的产业大跃进,这一点需要防范。

  二是在所有制方面,不得不承认由于体制的不一样,民营企业是中国创新的一支主力,但现在不可否认的是民营企业的发展还是面临很多问题。次贷危机之后的十多年,国进民退的现象在某些领域是存在的,因此我们想要激发创新一定要设法扭转国进民退的局面,这就意味着国有企业改革必须要推进,很多领域要向民间资本和民营企业进一步放开。

  三是创新思维匮乏的问题,这与传统的教育理念有关,过去传统教育都是鼓励一致性的思维,固定模式的思维。这种思维是一种培养工程师的思维,很容易一致性,但是思考的独立性、批判性、创新性就较少。想激发创新思维形成要改变目前教育体制,我们要允许更多的看似离经叛道的学生出现,我们要鼓励他们思考。

  第三,在要素资源流动和区域一体化层面面临的堵点。最大的问题是过去是地方政府锦标赛式的竞争格局,各地都以考核GDP作为最重要的政绩,导致的结果是地方政府会觉得竞争大于合作,导致了地方政府都是各自为战,各自打自己的小算盘,虽然这样表面上看是实现了各地的这种竞争式的发展,但从全国来看也有很多这种资源浪费,这个问题不展开了。要流转这一点必须在地方政府考核时有一些新的指标,单独考核GDP总量是不够的,要考核人均GDP,要考核绿色和持续创新,要有一个新的指标体系,才能够鼓励地方政府降低对本地利益的考量,真正拥抱要素的自由流动,这一点至关重要。

  第四,还有一个问题也会制约国内循环的构建,就是系统金融风险依然在积剧。这几年加强了金融监管,增量的风险得到了很好的抑制,但存量的风险依然存在,从目前来看地方政府债务仍然是一个比较大的风险,未来如何解决呢?它会影响中央政府、地方政府、银行体系,有可能也会影响到普通老百姓。二是属于房地产相关风险,尤其是三四线房地产未来相关的风险需要我们用一些创新来解决。银行体系的风险,过去是银行体系对标风险挺大,我们在逐步控制,但现在来看商业银行体系存量风险没有解决,但也有一些新的风险,比如这几年像这种风评贷款、绿色贷款、包容性贷款,但这种贷款其实放贷主体是脆弱性很强的农户、中小企业,所以未来会不会产生一些新的不良的浪潮,这些究竟谁来承担,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通盘考虑。

  总而言之,如果不能够非常好的防控系统性风险进一步的累计,如果不能很好的消除同样的系统性风险,那一旦风险在特定的冲击下激化,它就可能会引发一系列的危机,也会阻碍国内大循环格局的构筑。

  来源:新浪财经

编辑:zgx

 

上一篇: 2020年我国写字楼行业市场发展现状分析

下一篇: 房讯九点 | 中国整体住房租赁市场需求潜力巨大